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汽车

意象山水

2018-11-06 18:15:52
意象山水 美林得意的事,是吓你一跳。

这“吓”,可不是寻奇作怪,爬高弄险,故作惊人之态。

而是他全新的创造,是非凡的想象力,是超越你对他能力估计之外的一种意想不到的现身;是天上掉下个林妹妹。

韩美林会画山水吗?你问人,人家会反问你:韩美林画过山水吗?没有。

可是现在他把一本比大石板还重的山水字画集压在我的手上。

打开画集,老实说我没见过这种山水。

没有具体、实在和确切的形象,没有传统的勾皴点染,没有古人也没有当今任何已知的熟悉的面孔,然而却叫我感受到大山在阳光照耀下的炫目,背阴时的雄峻又冷峻;还有捉摸不定的烟云,空阔无声的溪穀。

站在危崖上静如处子的小树们,和不知为什么欢腾起来的群鸟……然而这一切却不是刻画出来、描述出来、营造出来、表现出来的;看吧,大片大片洇开的色渍,阔笔挥洒出酣畅的水墨,状似随意搓染的肌理,和任由饱含水分的墨彩在宣纸上自由自在地千变万化。

于是,种种灵动的山水情境就这样“化生”出来了。

此刻,评论界一种可怕的僵化的问题一定会出现—— 这是什么山水?宋元?文人画?大写意?还是西方舶来的抽象绘画?对不起,都不是。

传统的中国画是具象的,现代西方绘画是抽象的。

韩美林的山水既非具象,亦非抽象。

那是甚么?别忘了中国人还有一个概念叫做“意象”。

“意”是中国文化的特产。

比如意境。

西方绘画只有境界——即“空间的境象”,没有意境一说。

但中国画特别是山水画讲究意境,甚至把它作为评判一幅画高下的标准。

中国人所谓意境,是将意,即意念、意味、诗意、情怀、滋味等融入“空间的境象”里,这样它就不再仅仅是视觉而是内心的了。

同样,绘画中的形象在中国也有这样更深的一层,便是意象。

然而中国人这种意象既非纯抽象,也不否定具象,而是在形象和抽象之间;为了使“意”更自由更充分地表达,它不以刻画与描述为能事,不受具象制约,不让视象限定想象。

从这个意义上说,韩美林的山水不正是意象的山水吗? 在清初四僧的山水、禅画以及泼墨写意中,从米家父子的雨点皴到黄宾虹的积墨里,我们经常可以看到这种意象,但多为局部,韩美林的山水却是全部的彻头彻尾的意象。

正因为韩美林的形象观,不是西方的抽象,而是中华文化的意象,他的山水便具有中国气质,同时又富于现代精神。

创造力常常陷入疯狂的韩美林,像野牛一样闯入山水画中。

不经意地给山水画的发展提出一个新的研究课题。

这一来,又把我们吓了一跳,我忽然想,他还不能画什么? 名人缘冯骥才
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